链子不生锈

只是个找粮食的w
谢绝一切站内外转载!!!
墙头上的一棵杂草,推的东西很多很乱,慎关
不是很擅长跟人交流,所以不常评论,回复缓慢,致歉

【霍游】猫

*复健

*现代架空

*短小,ooc严重致歉

*手机码字格式混乱致歉

*梗来自逆转,喜子捡回家的三毛猫【←顺便求成御同好】

    霍琊一手摁着面前扑腾着的毛球,握住淋浴喷头的手只顾得上挡住挣扎着的猫溅起的水花,喷头里涌出的水却因此把挂在墙上的卷纸浸得透湿。

    看着那滴着水的纸巾筒霍琊啧了一声,干脆把喷头扔进了盆里,抓起肥皂胡乱地搓在猫的身上。湿答答的猫毛打出泡沫的速度倒是很快,虽说这只是使猫甩得到处都是的水珠变成了更恼人的肥皂泡,想到把泡沫冲掉就可以干完这项苦差事霍琊还是大大松了口气。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湿得贴在身上的T恤衫,干脆把猫捞起来揣在自己怀里,快速地重新放了一盆水把猫扔回去。头顶上的最后一点泡沫也被冲掉之后霍琊给它包上毛巾抱到外面铺好的报纸上,走过的地方留下一地湿漉漉的水痕。

    “麻烦的家伙。”

    霍琊自言自语道。这么说着他还是耐心地把猫毛吹干,然后无奈地看着刚洗干净的猫猛地从他手底下逃开,钻到桌下对着他发出威胁的叫声。

    “……啧。”霍琊无奈地看着它重新把自己弄脏,拉扯了一下湿透的衣服下摆,走近房间拿上换洗的衣服打算给自己也洗个澡。

    这只猫是游浩贤一个星期前从阳台抱进来的,说是趴在空调主机下面一副中暑了的样子,有些担心就让它进来凉快一下。结果这家伙莫名其妙就赖着不走了,天天趴在游浩贤的枕头上当大爷。而且伺候猫大爷洗澡之类的麻烦事全都被游浩贤甩给了他。

    霍琊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拿过毛巾擦着自己滴水的头发,就听到大门处响起钥匙卡进门锁转动的声音。

    低头看了看还盛着猫的洗澡水的塑料盆,霍琊正准备穿上衣服出去好好为自己今天下午受的罪讨点补偿,浴室的门就被直接推了开来——游浩贤保持着推门的姿势呆立在门口,半张着嘴唇脸颊通红,半晌才嗫嚅着说道:“……呃。我……我不知道你在里面……”说着甚至不小心咬到了舌头,连忙捂住嘴就要退出去,却被人一把拽住手腕扯到淋浴喷头下面,本来布料就偏轻薄的衬衫立刻就被浇得透湿,修身的仔裤紧紧绷在腿上,难受得紧。

    “你、你干嘛啊!”游浩贤说话还不太利索,手臂抵着他胸膛要从他怀里出去。霍琊却半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单手揽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摁在那线条优美的锁骨上,顺势又滑到胸口。那里本该扣紧的纽扣已经被扯开了,露出几个还未褪去的吻痕。

    “本来你也是要洗澡的吧,”霍琊迅速地低头吻了吻他脸侧,“让我先抱一下也不行?”

    游浩贤愣住了,随即更用力地一把把他推开,咬着嘴唇甩开黏在额头上的刘海,羞恼地瞪向慢悠悠往身上套衣服的霍琊,看到那人竟然还带着点遗憾的神色更是气得想随便扔个什么东西砸在他脸上。霍琊从他身侧走出去的时候游浩贤才想起来朝他吼道:“我今天不洗头!”

    霍琊顺手摸了一下他早就被浇得湿淋淋的头发,门被打开的时候游浩贤听见他低低笑了一声:“大不了我帮你吹干。”

    游浩贤被那笑声苏得半边身子都软了,偏偏浑身湿透没法追出去,只能瞪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人出气。认命地低头解开长裤的纽扣,视野里却出现了一只看起来很眼熟的自家猫的浴盆。

    刚好这时候霍琊把门开了条缝递进来他的睡衣,游浩贤拉开门把睡衣揉成一团捏在手里:“……你刚刚是把我当猫洗吗!”

    无辜躺枪的猫从打开的门溜进来,站在两人之间仰起头朝游浩贤喵了一声。

    霍琊回忆了一下游浩贤带着一身沐浴乳的香气主动趴到他身上,然后喘息着带着满身黏腻软倒在他怀里的样子,又低下头看了一眼脊背上已经沾满尘埃的猫咪,忍不住扬起了唇角。

    “……你们是挺像的。”

END.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