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子不生锈

只是个找粮食的w
谢绝一切站内外转载!!!
墙头上的一棵杂草,推的东西很多很乱,慎关
不是很擅长跟人交流,所以不常评论,回复缓慢,致歉

【霍游】今天语物老师发糖了吗

*教师paro

*最近被语历老师喂了一大口糖的产物

*说痴汉老师不科学的,一定是因为你没有一个又苏又帅又萌的语文老师

*文中一切行为均是我&我同学干过的,我们都是语文老师的迷妹(´°̥̥̥̥̥̥̥̥ω°̥̥̥̥̥̥̥̥`)

*可能会有学生视角的后续

霍琊抱着一堆几乎要抵上他下巴那么高的教材走上楼梯,趁着有人刚把门推开了一条缝挤进办公室,拐进角落里自己的位子上,把书扔在椅子上之后又捋高袖子拿起搭在隔板上抹布,打算先把桌子上的灰尘扫下来。

“早就帮你擦过啦。”

游浩贤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两手捧着一个湿润的紫砂壶。霍琊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将那把壶安置在自己旁边的桌子上,转头又去整理散乱在桌子上的文件,紧紧皱了下眉头。

“你怎么跑到我旁边来的。”

“哈?这个我也想知道啊,”游浩贤头也不回,利索地把拢整齐的资料夹在书本中间,“莫名其妙就被赶来带高二了,我还想多教几届高一呢。”

“你还是别拿自己对古籍乱七八糟的见解误导新生了吧。”

“喔,现在高二已经有人能听懂你‘稍微超纲’的量子力学了?”游浩贤弯起眉眼,毫不在意地反击回去,“那可真是人才啊。”

霍琊明智地没有继续接话,埋头收拾他从楼下搬上来的零碎杂物。游浩贤绕过隔板凑到他身边,从他身后探出头窥看他桌上的东西,使得两个人几乎脸贴上脸。霍琊嫌他碍手碍脚,看他手里还端着茶杯不好像平时那样一肘子怼他腰,只得转身用力地把人摁倒在椅子上:“别动,别说话,别烦我。”

游浩贤也当真不再闹他,安分地缩在扶手椅里头小口啜饮着杯中的茶水,安静得让霍琊一时竟然有些不安。但他还是把常用的书和文具都安置到自己熟悉的位置才转回身,刻意抬头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挂钟才开口问道:“中午了,你是想出去吃还是叫外卖?”

“唔……出去吧,”游浩贤说着起身回到自己的桌边,放下杯子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学就要无限刷饭堂了。”

“是啊上次某人在饭堂里被学生指指戳戳,‘哇那不是游浩贤吗居然来饭堂了诶’,看来你饭堂去得真是挺勤快的啊。”

“我只是去得比较早……这都什么学生啊还留意我去不去饭堂吃饭?”

“你学生里痴汉你的真的不少啊不少,找我拐弯抹角打听微信和QQ的多了去了,我科代每次找我眼睛都往你那边飘,”亘瑶刚好摘下耳机听到,忍不住接话道,“还有你们俩的cp粉,真的是一抓一大把,好几次我看到你们下班之后一起回家边走边聊,手还牵在一起大概是根本没发现后面吊着一群打了鸡血的女孩子吧?秀恩爱适可而止啊!”说到最后她狠狠敲了敲桌子,毫无自己也是脱团狗一员的自觉。

游浩贤“诶”了一声,扭头看向霍琊:“现在的学生那么敏锐了?我只发现以前那些有事没事找你问问题的女生目的不纯,没想到还能这样?”

“我想大概是脑补过度歪打正着了吧,”霍琊皱眉,“那看来真是得低调一些,省得麻烦。”

游浩贤叹了口气,忧郁地看着两人连在一起的座位:

“我开始怀疑何熙排这个座位的目的了。”

……想必是为了拉高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高二同学跑办公室提问题的概率吧。

霍琊回忆完开学前几天发生的事,重新抬头看向游浩贤的方向。那个女生还绞着校服的衣角站在那里等待着,而游浩贤看起来跟她一样不知所措,手臂抬起在半空,像是艰难地在组织回绝的语言。

果然对自己的学生还是会不忍心吧。霍琊看了一眼那女孩,有些许惊讶地认出那是游浩贤高一带的班级的科代,收发作业跑办公室特别地积极,他甚至从游浩贤那里听到过女孩的名字,语气带着难得的赞许。

……当然这也是亘瑶现在的科代,看来肯揽这个苦差事也是为了跑办公室吧。痴汉还真是可怕。

不过游浩贤这个迟钝的家伙大概根本没往那方面想。他好像只在关于自己的事情表现得很敏感,甚至有些神经质。霍琊倒是对他这副样子喜欢得紧,觉得这种毫不掩饰地宣誓主权的行为比他别扭而磕巴的告白还要可爱得多。

他赶在游浩贤开口之前绕到他的背后,在女孩注意到他惊得瞪大眼睛后退一步的时候搭上游浩贤的肩,把他僵硬着的身体半搂进怀里,抬起头问那个紧张地抓皱了信封的人:“怎么了,你找他有事吗?”

她看起来被事情的发展弄得有点懵,看看霍琊又看看游浩贤,咬紧嘴唇一副想要逃走的样子。霍琊不着痕迹地捏了捏游浩贤的肩膀示意他开口,却先听到了游浩贤意外地很平稳的声音:

“……很抱歉,但是……首先我是你的老师……然后我已经有……想要在一起的人了。我不能让他误会。所以……请你回去吧。”

女孩瞪圆了眼睛。霍琊感觉她大概是要哭了,还没来得及够到游浩贤桌上的抽纸递过去,就见女孩颤着声,捏紧拳头望着自己,脸上泛着淡淡的红:“那个……那个!想要在一起的人……指的是……就是……”

“就是你想的那样。”游浩贤轻轻搭了下霍琊揽着自己肩膀的手,重新抬头正视着女孩的眼睛,“所以……我希望你可以——”

“不不不!你……你误会了!这个……这个其实是……对!这个是我们班以前很喜欢你的一些学生给你写的一些教师节卡片……”女孩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似的拼命摇晃着那只信封,“是要我拿过来……但是因为我上周忘记了所以觉得很不好意思……嗯……希望你们可以!可以一直……”她的声音奇怪的扭曲了一下,然后她猛地转过身,在有人来得及阻止之前跑出了办公室。

“……唉。”

游浩贤把伸出去的手臂缩了回来,把椅子转了个角度把自己埋进霍琊怀里,闷声叹道:“……我感觉我对不起她。”

“你要是对得起她就要对不起我了。”霍琊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的背,望着办公室大开的门皱起了眉头,“不过我总觉得她大概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难过。”

“是吗……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

写完作业之后她习惯性地打开了手机,消息栏闪动着Q版的头像。应该是自己被朋友硬拉进来的那个游浩贤的痴汉群没错……只是群的名字变成了长长的一行……‘语物老师今天发糖了吗’是什么鬼?

她难得好奇地点开了群消息。

【群主】小浩贤^p^ 18:07:43

•刚才我失恋了

•不过

•我又相信爱情了

END

评论(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