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子不生锈

只是个找粮食的w
谢绝一切站内外转载!!!
墙头上的一棵杂草,推的东西很多很乱,慎关
不是很擅长跟人交流,所以不常评论,回复缓慢,致歉

【霍游】黑

*有感而发

*借事说事,对此事观点如文章倾向

*文中人物与现实人物【无关】

*题目并没有什么意义,大概就是影射无脑黑

*最后,我站黑瓶和山狐

现在是午休时间,办公室里的人大都结伴到外边吃饭去了。随着关于饭馆的谈论声逐渐消失在电梯间,办公室里只剩下赶工的人敲打键盘的单调声音。

霍琊刚刚从加班里挣脱出来,此时听着那啪嗒声心下庆幸。他把装在袋子里的保温饭盒拿出来放在桌上,旋开盒盖拿出里边分开装着饭菜的圆形塑料盒摞在桌子上,最后意外地发现最底下还冒出了排骨汤的香气。

看来游浩贤今天心情不错,还想起来给他煲个汤。他这么想着逐一打开盒盖,夹了块肉放进嘴里嚼着。说起来他大概也能猜到游浩贤开心的原因,无非是从一整个月纵横交错的死线里挣脱出来。今天早上起来那家伙还贴在他身上睡着,自己刚下床就见他把整床被子都卷了去,好像很冷一样蜷成一团。

想到这情景霍琊就想早点收工回家——游浩贤工作的时候简直跟他有时差,经常是他早上起来经过书房去洗漱,还能看到游浩贤握着压感笔趴在桌子上,风扇吹得满屋子都是蚊香的烟气,烟雾缭绕乍一看像吸毒现场;等他下班回来游浩贤才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从房间里出来,整个人晃晃悠悠从他身边擦过去,冲个澡再跟他一起叫个外卖,吃了就回到房间睡死过去。等霍琊睡下他早就抱着被子不撒手了,让人都不忍心把他叫起来做些和谐的夜间运动。

昨天他加班回来的时候只见到冰箱上贴着“晚餐在冰箱”的便利贴,怀着终于不用跟工作抢恋人的想法拉开卧室的门就发现游浩贤还在补觉,顿时一阵烦躁,睡不着还不敢翻身把游浩贤弄醒,憋屈得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入睡的——但是,今天他应该可以有一些期待了吧?

“啧你又在这报社,”同事的声音把霍琊拉回了现实,那人正端着一碗泡面靠在他对面的办公桌上,“不过前段时间看你没带饭盒啊?跟女朋友吵架了?”

霍琊挖了一勺酱汁拌进饭里,被他这一提醒才想起来拿出手机,也没忘记回答他的问题:“不是女朋友,就是室友,他最近比较忙。”

“如果是女孩子每天给你做饭,记得把握好机会啊……想我当年……”那人开了个话头就回到电脑后吃泡面去了,霍琊看他没有继续话题的意思,就便继续吃饭边低头把手机开机。刚打开QQ他就被抖动震得手腕都麻了一下,握着开始发烫的手机看着上面好几个红点一脸茫然。

给他发抖动的是亘瑶,最后一条消息是“如果你在上班的话我很抱歉,请你看到了一定联系我!!”往上翻他只看到了十几个问号和叹号,还有最上面的“你知道游浩贤怎么样了吗?”

……游浩贤?

夹在符号轰炸里的还有一些“他一直关机,消息也不回”

他回复了一条“他怎么了”,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就切出去看其他的消息。下面一条竟然是在他列表里躺了几年的墨律,同样是问游浩贤的事。霍琊忍不住直接忽略其他未读消息划到列表最下方,游浩贤的消息框却静悄悄的,还停留在昨天那条“早点回来”

他皱紧了眉头,直接给他发过去一个“?”,随后戳进信息数一直在上涨的游浩贤的直播群,却只能从群情激愤的粉丝们的发言里捕捉到“微博”“掐”之类的模糊词句。

墨律和亘瑶都没有回复。霍游只得抱着试试看的心思打开了微博,筛选出特别关注里的游浩贤,点开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新微博只有昨天晚上Po出的晚饭,上一条也还是一个月前的“画不完的商稿地狱QAQ”。

不过这两条微博……评论量多得反常。他试探着戳进评论,就看着铺天盖地的脏字皱起了眉。看了两条却全是毫无意义的问候对方全家,发生了什么毫无头绪。急切之下他直接翻到了靠后几页,终于看到一条“菊苣脸真是够大,给官方的图也敢夹带私货,敢问你妈是把你脑子生成胆了?”

夹带私货的官图吗……霍琊回忆了一下,却只能模糊地想起来游浩贤确实提到过几句关于这方面的事情,当时他的表情似乎还挺得意的,想来应该也没想到会弄出这么大的事。

既然被拎出来掐,那应该是他常画的热门作品的冷圈配对……霍琊回忆了一下之后扶住了额头——太多了,根本没法排除。这货就是对冷圈爱得深沉,想来多半是因为独树一帜的三观……而且享受那种圈中一人独大的感觉吧。

正当霍琊打算点进几个带头掐的人首页看的时候,一圈到外面吃饭的人却吵吵嚷嚷地进来了……后面还跟着领导。他赶紧抬头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迅速地开始扒饭。只是咽下最后一口汤的时候,他还是隐隐担忧着游浩贤的状态。趁还有两三分钟才到上班时间,他快速地给游浩贤发了一条短信:“今天我会早点回去”

意料之中地没有回音。霍琊叹了口气把手机静音,在电脑挂上QQ并且最小化窗口,看到离下班时间还有漫长的五小时,烦躁得不自觉地把手覆上键盘胡乱敲打。

虽然知道游浩贤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是果然还是很担心。

整个下午的工作似乎都在出错。霍琊极力耐着性子想把那些琐碎的东西处理掉,但越是想静心手指却越是不听使唤地发抖,没完没了地手癌。五点钟领导抓着一沓文件走近的时候霍琊整个人都不好了,竭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避免加班这种天灾人祸降临到自己身上。好在那人在他身后抖了抖资料,又径直走到左前面的实习生座位边上开始交代工作。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在电梯间霍琊才大大松了口气,一边加快进度一边频繁地看钟。五点五十的时候他合上手提放进电脑包里,把拷好文件的U盘放在另一个同事桌上,收拾好东西时间一到就往外走。

地铁人有点多,第三趟才勉强挤上去。霍琊拿出手机看,游浩贤仍然没有回应——不管是对霍琊的信息,还是对微博上的掐架。他又打开QQ,地铁的网络信号却根本刷不出消息。直到回到地面才看到亘瑶的回复,大意跟他在微博上看到之后的猜测差不多,给出的圈子名却让霍琊心里咯噔一下。

“那个人气不是最近最高,粉丝却最乱七八糟的?”

亘瑶发了一排点点点。“你这概括好精辟,但是让人感觉微妙的不爽……主要是这个圈子你不大混,你帮他说话也没人在意啊”

霍琊用门卡刷开大楼的铁门,低头看完闪出的新消息,回道:

“有个号能掐就是了”

他没有再回复亘瑶炸过来的“喂你怎么说也是个巨巨别拿你的万粉大号搞事啊”,打开家门走进玄关。

屋子里很黑,游浩贤没有开灯。他径直走到房间,轻轻推开门,就见窗帘拉着,只有路灯的光能依稀照进来一些,让整个卧室不是漆黑一片。空调还在嗡嗡地运作着,温度开得偏低,屋子里有点冷。霍琊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把它关掉,撩起蚊帐看那个背对着自己蜷在床上的人。看到这家伙睡得没心没肺的样子霍琊心里有点气,却又有些开心。他抓起滑落的被子拉到游浩贤肩上,正想合上门出去,就见游浩贤忽然翻了个身,眼睛里映着门缝里透进的灯光而显得很明亮。

“……你回来了啊,”游浩贤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只是带着点可能是刚睡醒的沙哑,“但是我可没做饭喔,我今天一直都——躺在这里。”

 他说到后面整句话奇怪地拐了个弯儿,人却是笑着的,让人很难相信他是在隐瞒什么,宁愿把这事的原因归结于舌头打结。霍琊却是不吃这套的,只是看他没有解释的意思,就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转身出去。

“等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就出来吧。”

游浩贤愣愣地看着卧室的门被关上。他用被子裹紧了自己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就听到外边的厨房里传来碗盘碰撞的声音。而他的肚子也适时响了一声,让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饿了。

还说想说了就出去呢……是算准了我中午没有吃饭吧。游浩贤不甘心地挠了挠床单,把笔电抱到床头柜上,坐起身下了床。会被霍琊知道这件事他一点都不意外,刚才的别扭也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开口。但他发现自己现在真的不想说什么,只想待在霍琊身边。

只因那绝对的理解和信任。

他走进厨房,从后面搂住霍琊的腰,整个人贴在他身上,脸颊紧紧贴着他的背,一言不发。

霍琊身体微微一僵,忍住也没有说话,安静地任他抱着,洗过手之后轻轻捏了捏他的手腕,在他怀里转过身来反抱住他,捧住他的脸颊吻上去,直到游浩贤气息不稳地推他才把他放开。刚想回身继续切菜,游浩贤却又抓住他的手臂贴上来,黏人的样子像冬天的猫。

他抱紧那具柔软温热的身体,感觉自己呼吸都开始粗重了。游浩贤一定也察觉到了,可是他没有动。霍琊重重叹了口气,下定决心把他推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乖,先吃饭。吃完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游浩贤的脸红了。他嗫嚅着说道:“我不是……我只是想抱着你……”

“对我来说都一样。”

游浩贤被他给气跑了,直到霍琊喊他吃饭才湿着头发从淋浴间出来,手机还握在手里。

等游浩贤攥着他的手指在他身边睡熟,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霍琊轻轻把手搭上他的腰间,另一只手拿起游浩贤扔在枕边的手机,不出意外地刷到游浩贤吃饭前po出的一条声明。

他登录自己的账号,摁下转发,一字一句地输入:

“要掐他的,我随时奉陪”

END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