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子不生锈

只是个找粮食的w
谢绝一切站内外转载!!!
墙头上的一棵杂草,推的东西很多很乱,慎关
不是很擅长跟人交流,所以不常评论,回复缓慢,致歉

【霍游】Some day of my life

*@月出鸦藏 的生贺,生日快乐w
*官方性转梗
*日常短打
*百合相处模式参考自闪了我三年的基友和她的女朋友,感谢她们【来自单身狗的棒读】
*BGM:《Some day of my life》
“诶……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霍雅正从鞋柜里给她拿拖鞋,闻言耸了耸肩,道:“我还有好几个弟弟跟我妈住在市中心,他们偶尔会来。至于我,住这里只是为了上学方便。”她把鞋子放在游郝娴脚边,站起身指了指房子内部:“本来会有人过来做饭,因为你今天过来我就给她放了假。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叫外卖?”
游郝娴换下皮鞋,揉了揉酸疼的脚尖,直起身放下书包就往霍雅指的厨房走:“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不做饭好像很不好意思啊。”她打开冰箱门,丰盛的食材让她挑花了眼,对着一整个速冻层犹疑不定。旁边的卧室门只是被虚掩着,布料摩擦的声音听得分明,让游郝娴有些好奇,懒得继续纠结菜单,索性倚在墙壁上等她出来。霍雅从厨房的布帘底下钻进来的时候已经换过了衣服,原本及膝的礼服裙变成了清爽的短裤。游郝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露出来的大腿,对上霍雅的目光之后轻咳一声,正经道:“你家里食材好多诶……你想吃什么?不如你点菜吧。”
霍雅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东西,迟疑道:“……咖喱土豆?芹菜……你随便炒个肉吧。”她想起了什么,不怀好意地拉开,拿出一根胡萝卜戳在游郝娴的手臂上:“家里还有这个,跟土豆一起炖了吧。”
“……我靠,我不吃这玩意!你要么自己煮去,我看着你怎么把厨房炸掉。”游郝娴早在学校午饭就没少把胡萝卜拨进霍琊饭盒里,这时当然知道这货是在故意搞事。她把那根东西塞回冰箱,又挑了两个土豆跟一撮芹菜出来,把它们塞进霍雅手里:“你说你不会做饭,洗菜总会吧?洗菜不会你还可以烧水,烧水都不会你可以滚了,不要给我添乱子……”她说着蹲下去翻找冷冻层,敲了敲那硬邦邦的猪肉之后叹了口气,把解了冻的鸡肉放在案板上,然后把开过的午餐肉罐头也一并拿出来,站到洗着芹菜的霍雅身边洗刀子。而把芹菜扔上案板之后就无所事事的霍雅在厨房里转悠了几圈之后绕到游郝娴身后一把抱住她,手掌坏心地顺着肋骨上移,几乎要触到胸部的时候怀里的人终于绷不住地一肘子把她顶开,黑着脸支使她到旁边淘米。看着她泛红的耳尖霍雅心情大好,也不在乎会不会把人撩到炸毛,笑着说道:“抱你很舒服啊,肉都是软软的,特别是——”
“有马甲线的混蛋闭嘴好吗!就、就算腰上有点肉又怎么了!我又不胖……”
此后游郝娴一直咬着下唇一言不发。霍雅隐隐觉得她生气了,却又觉得那副瞪着眼睛竖起毛发的猫咪一般的神情特别可爱,便一直等到她紧绷的眉眼稍稍松懈才再度上前去搂她。只是这次比起上一次的紧抱更偏向于环着她的腰。
“……不准抱我。”
游郝娴的声音闷闷的,带着赌气时特有的短促鼻音。说归说,她还是由着霍雅把下巴架上她的肩膀,只有那个耳环晃荡着磕上敏感的耳垂时才会偏头躲一躲。一时间屋子里只有开水沸腾的咕噜声和刀刃撞在砧板上的闷响。芹菜跟午餐肉被切成均匀的小块堆在碗里,而鸡肉已经被下锅了。游郝娴把菜头扔进垃圾桶,转头掀开冒出蒸汽的锅盖。见人把刀子放下了,霍雅趁在她把盖子搁在一旁时凑上去吻她额角的薄汗,见她不理不睬地埋头翻找湿抹布,便摁住她的手腕讨好道:“我帮你拿出来好了。”
“直接扔进冷水就好……”游郝娴闻言抱起手臂在她怀里缩起来,小声指挥道。她的语气已经缓和下来了,这种容易生气又意外地好哄的性子让霍雅很喜欢逗弄她,就像她总是忍不住去撩学校里出没的野猫;这种时候游郝娴总是抱着书包在旁边看着,遇到极温顺的才会伸手搔一搔它头顶的毛。
明明她也很喜欢猫的。霍雅在一旁的毛巾上擦了擦手,然后又固执地环住她的腰。游郝娴显然已经放弃挣扎了,自顾自地剥掉土豆的皮,切块后捣成泥盛进碗里。她剪开包装袋,掰碎咖喱块投入煮着鸡肉的水中。咖喱很快融化在水面铺开,又被搅匀成褐色的汤汁。待锅里的液体变成半稠状,浓郁的香气已经在整个厨房蔓延开来之后游郝娴才盖上锅盖,用手肘顶了顶不知不觉又越抱越紧的霍雅,嫌弃道:“我要炒菜了,你能不能别挂在我身上,热死了。”
“哦。”霍雅没对这三番两次的嫌弃发表什么意见,干脆地松开手,走到一旁干站着观摩。之前被她抱着还不觉得,现在在沉默中被人灼热的视线就那么黏在背后,游郝娴浑身不自在,撒盐的手都多抖了两抖。霍雅偏偏没有自觉,见她没转头看自己,也就不再掩饰地盯着人胸部圆润的曲线和扎着衬衫下摆的裙腰。果然还是很想抱她,霍雅有些焦躁地用脚尖敲了敲地面,抱胸的胳膊收得更紧了。游郝娴恰在此时转过头,手里拿着掀开的锅盖和筷子:“快好了哦,你要尝尝吗?诶你——”霍雅把她因受到惊吓要缩回去的手牢牢扣住,就着她的手势舔了舔筷子上蘸的咖喱,微扬起下巴笑道:“很好吃。”
“……你这个从我手上抢东西吃的毛病真的要改,”游郝娴无奈,转过身朝她点了点自己的衬衫前襟,“你还记得你把甜筒掉在我这件衣服上的事情吗?就是因为你抓着我的手就开始舔它!要不是那个甜筒是原味就洗不掉了……”她发现霍雅并没有搭腔,顺着她的目光低头才发现由于自己手指的摁压,本就轻薄的校服衬衫紧紧贴在身上,内衣的颜色跟花纹都清楚地透了出来,顿时脸上发烧,把锅盖往身前一挡接连后退几步,狠狠地朝带笑望着她的霍雅瞪过去。
“很可爱。”霍雅似乎意有所指,游郝娴不愿去细想她是在说自己丢脸的举动还是在说那件浅紫色的波点内衣,只觉得这个人烦得要死恨不得立刻把她扔出厨房。而霍雅目送着着游郝娴端着炒好的菜冲出厨房、然后就听到碟子重重撞在饭桌上的声音。
哎呀,一不小心又撩炸了。霍雅摸了摸鼻子,打算帮她把咖喱也拿到外边,算是又一次的示好了。可她就是忍不住去想刚才游郝娴退到墙边时泛红的脸颊、戒备的眼神和缩起身体的样子——
真的好可爱啊。

评论(3)

热度(67)